新華網深圳9月20日電(記者賴雨晨、吳俊) 止跌反彈、接近千億元大關、單一平臺網絡捐款人次過億——2013年度慈善捐助報告公佈的數字雖然鮮亮,但難掩公益慈善事業仍然受到公信力質疑、社會組織能力弱、捐贈“動力”不足等種種困擾,要使慈善捐助與我國經濟體量相適應,更好地服務社會,前路仍然漫長。
  “嫣然”們為何“笑”不起來——透明滿意度不足三成令人尷尬
  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19日還先期發佈了《2014年度中國慈善透明度報告》,1071名受訪者對我國慈善組織信息披露工作的滿意度為28%,比2012年的9%和2013年的20%有所增長。
  但是,不足三成的滿意度,令人尷尬。
  事實上,在慈善捐款數字攀升的同時,國內質疑的聲音也一浪高過一浪。近期,嫣然天使基金、天使媽媽基金等有較高知名度和影響力的慈善組織均遭到網友或輿論質疑。儘管權威部門的調查並沒有發現這些組織存在違法違規情況,但仍未完全打消人們的疑慮。
  在中國慈善聯合會副秘書長劉佑平看來,捐款增長與質疑頻生並不矛盾:“公眾的慈善意識已經覺醒,從‘富豪’到普通群眾都有慈善需求,所以捐款會增長,但同時他們也對慈善事業和慈善組織提出更高的要求。”
  深圳市民政局副局長餘智晟也認為,質疑的聲音體現了多元社會中人們主體意識的增強,事實上有利於信用度的提升。
  基金會是當前最能吸納慈善捐款的主體,“中基透明指數(FTI)”就是專門衡量基金會透明度的指標。負責該指數開發與研究的清華大學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程文浩20日告訴記者,就是希望通過公開排名、競爭的方式,驅動基金會完善信息公開。
  “經過幾年的發展,有些基金會在信息披露上取得了巨大的進步,截至今年6月在我們指數中拿到滿分的基金會有64家,而去年同期只有21家。透明度高的基金會也普遍得到了更多的捐贈收入”程文浩說。
  但同時,還有很多的慈善組織和行業主管單位仍然不重視、甚至漠視信息公開,不足三成的透明滿意度並非沒有原因。
  “得分最低的基金會,除了名稱之外沒有任何信息是公開的。全國基金會還有超過一半沒有自己的官方網站,他們的信息即使披露了,公眾也很難查找到。”程文浩說,“公開透明做得不好的組織,不是能力問題,而是意識問題。”
  “冰桶”巨款為何被“凍”住了——比錢更缺的是能力
  公開透明只是最低要求。在杜絕貪腐、確保善款用於救助對象的基礎上,人們希望這些善款也能夠用得聰明高效。
  “冰桶挑戰”席卷全球堪稱今年最重要的慈善案例。8月17日晚間,新浪微公益與瓷娃娃罕見病關愛中心聯合發起“助力罕見病、一起‘凍’起來”微公益項目。此後不到兩周的時間里,籌款金額就突破了800萬元。
  隨著善款而來的,還是種種疑問甚至質疑,首當其衝的就是“巨額善款怎麼花?”有人擔心,面對幾乎可以算是“突如其來”的一筆巨款,全職員工只有14人的“瓷娃娃”未必能及時、有效地配置資源。
  “事實上,很多慈善組織、基金會一旦面臨突然涌入的大量資金,往往都會是一種瀕臨崩潰的狀態。”劉佑平說。
  “瓷娃娃”負責人日前公開表示,將根據捐贈人意願,以公開招標的形式資助面向“漸凍人”和其他罕見病群體的公益服務項目。而該組織17日發佈的一則說明提到:“招標公告發佈以來,有為數不多的漸凍人組織申請,實話說,和預期相比有一定差距。”
  “冰桶挑戰”善款使用的尷尬折射了中國慈善組織普遍面臨的能力欠缺。劉佑平認為,比起缺錢,缺能力才是中國慈善組織面臨的最大問題。“只有一顆善心,是遠遠不夠的。太多的慈善組織缺人、缺技術、缺管理。”
  劉佑平說,目前國內公共服務領域已經全面向社會組織開放,慈善組織要更加註重培養自己的專業能力,尤其是服務捐贈人和受贈人的能力,而政府要進一步放開,讓組織在實踐中成長。
  餘智晟認為,目前有大量社會組織的領導者仍然在憑藉一腔熱血和使命感去推動事業,“而培養一支在各方面都有常識級水平,又有管理本事的社會組織的職業經理人隊伍,是我們現在面臨的關鍵和迫切的問題。”
  “愛心”為何想“爆棚”也難——落實好,政策才好
  從排著隊要成立公益基金會的企業“富豪”,到四處打聽哪裡能捐衣捐錢的普通市民,整個中國社會都處在一種“愛心爆棚”的狀態,但要讓捐贈人願意一捐再捐,讓慈善捐助真正成為一種可持續的生活方式,還需要讓捐贈人的權益得到更好的保護和落實。
  我國法律規定,企業和個人在慈善捐贈之後都可以獲得相應的稅收減免,但實際上,由於手續煩瑣、操作困難、宣傳不到位等原因,極少有捐款的個人能夠享受到捐款抵稅。多家社會組織曾表示難以申請到捐贈收入免稅和“公益性捐贈稅前扣除”的資格,使他們無法利用國家已有的捐款抵稅政策來進行勸募,尤其不利於吸引來自企業的大額捐贈。
  “國家有很好的政策,關鍵還在於落實。”劉佑平說,“這些政策涉及多個部門,這些部門也許對慈善的關註度不高或慈善意識不強,可如果他們不把這些門檻和阻力消除,整個慈善事業也只能是空中樓閣。”
  廣州市金絲帶特殊兒童家長互助中心是一家完全扎根於民間的慈善組織,副理事長羅志勇告訴記者,他們連續申請了幾年才獲得非營利收入的所得稅減免資格,“前幾次稅務部門只是答覆說不符合條件,但沒有詳細解釋原因,我們只能靠自己邊摸索邊申請。”
  更大的煩惱是難以獲得對捐助人激勵最直接的“稅前扣除”資格,羅志勇說:“現行政策規定是只有基金會和社團才能申請稅前扣除,我們作為民辦非企業不符合條件,同樣都是慈善組織,為什麼社團和民辦非企業就要區別對待呢?”
  服務於教育領域的“燈塔計劃”就是一家民間社團,可總幹事盧思歆同樣對申請“稅前扣除”心中沒底:“我看了廣東省2012年到2013年獲得扣除資格的組織,幾乎全是基金會,我們希望有關部門能夠降低獲得這一資格的門檻,直接鼓勵捐贈。”
  深圳市民政局局長杜鵬同樣認為稅收問題是我國慈善捐助增長最主要的阻力之一:“為此,我們現在會主動到一些捐款企業去宣傳稅收優惠政策,也正在嘗試幫助社會組織與稅務部門溝通協調,幫助他們申請稅收優惠的資格。”
  此外,劉佑平還建議政府應建立、完善面向慈善家的榮譽制度和志願服務登記等制度,讓善心得到褒揚與激勵,而慈善組織也應提升自己的勸募技巧,註重分析捐贈人的需求。
(原標題:賬目透明嗎?使用高效嗎?捐助可持續嗎?——慈善捐助三問)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傢俱家飾

uo75uoaq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